生活品质是检验服务成果的唯一指标

时间:2017-07-03 11:11 点击:

  •  生活品质是检验服务成果的唯一指标 
       慧灵顾问  李宝珍[台湾](2005年为慧灵服务大纲所写“序言”)

            
    对于成年弱智人士而言,“学会什么”已不是最重要,“获取什么成果”才是真的!
            对一个为弱智成人服务的机构而言,“教会”学生什么也不是最重要的,“带给他们什么”才是硬道理!
            所有投入在特殊儿童的一切人力、物力资源,从小到大,最后必需在成人阶段看到“成果”—— 不是功利性的成果,而是任何人努力过后都想追求的良好结局 —— 这个概念是很大,我们就姑且把它定位在“人的生活品质”吧!
            如果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,弱智人士的生活品质没有丝毫提升,那何以证明我们的服务品质是好的呢?
            因此当专为中国弱智青年服务的慧灵机构,想要为自己的服务制定大纲时,我就大胆地建议他们不要以传统“大纲”、“训练目标”的想法来重复这些年轻人的“恩师们”做过的事,他们已经成人,是该应用他们天生的或学来的“现有”能力,去过他们正常化的生活的时候了。机构的任务,就在于运用各种专业的的资源和创意,去支持他们的“生活品质”,不会因他的智力、能力不足而过着次等居民的生活、享受不到人类文明的成果,这是一个为特殊人士服务的机构义不容辞的神圣使命!
            问题是:何谓“生活品质”?它包含什么?怎样才算是有品质的生活?所有的文献都感叹它的主观性 —— 它是如此地受到个人的感受以及当地的生活水平的牵扯,如何判断我们的服务是否提高了案主的生活品质?我们需要一个足以说服自己的标准来供我们追求,并且安心地说我们的服务是走在与生活品质有关的路上?
           于是我和慧灵的干部于2004年的十一节“关”在临峰山的受评山庄好几天,先参考了许多与生活品质、成果评量等有关的文献,并撷取了许家成教授翻译的美国智能障碍协会出版的“支持强度需求量表”、“生活品质问卷”中的相关内涵,加上分组讨论选择的结果,初步订下了慧灵人能理解、认可的“生活品质”的内涵,以及评量的指标。先在慧灵的几个小组试用,然后利用2005年的元旦节及十一节加以统编,并确定了这套大纲的实施摸式,今日总算可以面世,对所有参与这个作品编辑过程的人,都应该得到一个安慰:可以说,这是中国为特殊人士服务的机构,本土制定的第一部以“生活品质”为导向的服务指引。也许日后需要修订的空间还很大,但已经可以做为一个雄心勃勃、想为弱智人士开辟美好生活的专业机构的第一步了,那美好的仗,从此开打!
            面对一部评估指标、服务指引,全体慧灵人必需知道那是现阶段慧灵无可推卸的、不能马虎的使命,必需在工作中不断地了解它、解释它、丰富它、美化它的“生命”,让大纲中的每一个指标都“活起来”、“真起来”,“动人起来”,若真如此,那么和特殊人士一同生活、学习的工作人员也能自其中找到自己的成长之路,体会什么是有质量的生命!
           作为“生活品质”的评估指标,评量的并不是人的“能力”而是人的“待遇”,不是这个人有没有“能力”过上这种生活,而是我们的服务有没有让他得到和一般人一样的“待遇”!因此与其说我们要评量学生的能力,不如说我们在评量机构的服务能力,评量之后,我们不是要训练案主的能力,而是提醒工作人员:我们要提供什么支持及机会给案主,使他享有和一般人一样的独立性、生产性、社会统合程度以及对生活的满意 —— 就是本大纲所指的“生活品质”。
           在对上述生活品质的界定下,本大纲编辑了“健康生活、居家生活、社区生活、休闲生活、工作生活、社交生活、公民生活、学习生活、经济生活”等领域的品质项目以及评估指标,使用方式在正文中会有说明。但光是文本不会自行,要发挥其功能还在于使用者各尽其力。
            作为一个编辑顾问,我有责任指出这套大纲的特色和限制:在面对许多进入慧灵服务体系的年轻弱智者而言,他们曾经错过了适当的个别化教育的机会,因此有些家长可能会期望慧灵仍需要再开发他们“孩子”的“能力”,而不仅止于生活品质的关注,回应这点,本套大纲的评估指标仍保留了对案主“能力”的观照部份,表现在每一个评量项目的3至4分等级的指标中,但把生活品质的内涵当成“能力训练”的项目,肯定有内容太大、太抽象、不易教导等问题,有待进一步的分析;而作为生活品质的理想,涉及社会环境的支持,又远非单一的民间机构能全面推展,诸多难题尚待慧灵人高尚的“智慧心灵”逐步克服!
         作为一个编辑顾问,我有权利要求这部大纲的使用者,全力以赴的、毫不自私地为弱智人士的生活处境坚持到底!
         祝福所有还在理想的路上筑梦的人!